锦西,凉可已不在这个世界

首页 / 美文 | 2017-05-27 07:05:12 点击:19

我知道他还会回来。尽管是在梦里。


 

[墨歌]

十六岁的时候,我喜欢上了化妆。世上总有一些女孩,被童话故事的美好所迷惑,像我这样,顶着个痴心妄想的头脑,认为自己是公主,会有一个英俊的王子前来迎接。

墨歌笑了,笑得没心没肺,她一度调侃说,锦西,你太爱凑美了,反正奎木是有女朋友的,你再怎么打扮,他都不会看你一眼。

谁说的?我跟墨歌急,像我这如花似玉的女孩,喜欢我的男生多得是呢!

我和墨歌是雷打不动的闺蜜关系,从小到大,我和她考同一所学校住同一间寝室,连吃饭逛街或到任何一个地方非得一起才行。墨歌是个笑起来嘴角旁会有深深酒窝的女孩,她的笑容太过甜美,容易蛊惑人心,所以我真是不忍心跟她急下去,闭眼假寐。

有一天在我画睫毛膏的时候,她突然从阳台急匆匆地跑来说,奎木来了。我怔了怔,立即起身奔向阳台。那天的奎木是我记忆里见到过的最美好的模样,十七岁的他,干净的白衬衫,利落的短发,整个人背着阳光站立,像是初入尘世的天使,神般的存在。

我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我在阳台上凝视他多久,他也不会将目光投向于我。因为他忽然开口喊,凉可,我喜欢你。

事实上,奎木这么一喊,我感觉整个夏天的炎热瞬间席卷身体,热得我直流眼泪。

国庆长假。我和墨歌穿梭江城的大街小巷。我遇见了奎木,我叫他的名字,问他,你怎么没和凉可在一起呢?

奎木双手插在裤袋里,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你知道为什么你没有男朋友吗?我知道。那是因为你太过于关心别人的事情,却从来不过问自己的内心。她一直把你当做姐妹,可你欺骗伤害了她,所以你不应该提起她的名字。我怔怔地站在那里。

奎木,这样熟悉的名字,这样干净纯白的男孩,他仿佛与我相隔万里,远远离去。我从来不知道,我喜欢的这个男孩,对凉可的爱是那般的深。直至如今,没有与我再说话。我们之间,像是有道透明墙,无法击垮。


 

[凉可]

我和墨歌回到宿舍。经过凉可寝室时,她正在削苹果,低头,不吭声,我看见她在流泪。

我突然很没心没肺地干笑。她听见了,很快抬头,气急败坏地扔掉苹果紧握水果刀朝我奔来。我吓得拉着墨歌撒腿就跑,边跑边不忘扯着嗓门喊,救命啊,杀人啊,快让开啊……

凉可一定是失去了奎木对她的爱,所以一个人坐着流泪。我觉得心里很难过,莫名其妙的恐慌。

晚上熄灯就寝,我厚着脸钻进墨歌的蚊帐。我说墨歌你这人怎么就睡得着啊,也不怕那疯女人踹门杀人?

你丫的锦西,信不信我现在就一脚把你踹下去得了,免得惹是生非!她说,你又没做亏心事,怕她干啥?

别,别,墨歌,你舍得动你那千金小脚啊?我说,要不是我十四岁生日那天,将奎木的初吻夺走,你说凉可到现在还能这样啊!

墨歌没说话,只是点点头,后来她说,锦西,你要学会自求多福。

那天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凉可。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有人说她退学去了另一所学校念书。也有人说她误伤大街上的行人,被关在了家里。至于这其中的真相是什么,也许只有奎木知道。

我想,他是不会告诉我的。

只是后来,我毕业到另一座城市,见到了凉可。于是我明白,人的一生,都活在无数个秘密之中,以及那晚墨歌对我说“自求多福“的意思。再后来,我和墨歌租了间便宜的屋子,不再选择住校。尽管奎木也考了所与我们一样的大学。


 

[北辞]

墨歌常常问我,你为什么不肯放弃奎木,去喜欢另一个人呢?我摇头,我说,喜欢一个人,是打心底里喜欢,爱他的全部,也就同等于“在一棵树上吊死”。而我锦西,正好属于这类型的人。

墨歌开始谈恋爱。对方是个身高一米八的男生,叫北辞。我见过他,她常常把他带回家。北辞有一双好看的眼睛,纯洁明亮,不染尘世。这让我瞬间想起奎木,他也有着和他一样的单纯。

北辞喜欢墨歌,是因为她从来不化妆。素颜,看起来平淡姣好。我嘲笑,人真是个虚伪的动物。

我想起两年前的自己,为了奎木,用及其廉价劣质的粉底涂抹面颊。眉笔、睫毛膏,这些都是在地摊上买的。我喜欢奎木,却同时诋毁青春的美丽。

转眼江城入冬,白雪纷飞。我和墨歌提前来到火车站,等待回家。我拉起墨歌的手,问她,北辞呢?他怎么没有来?她说北辞的家在上海,和我们是不同路线。

我忽然间想起了凉可,她的家也是在上海。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地点,让我禁不住的难受。我说墨歌,你知道凉可现在怎么样了呢?墨歌微笑,伸手拍打我的双肩,都这么久了,还想凉可啊,如果我说凉可不在这个世界上,你相信吗?

我摇头,不相信,她一定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奎木]

事实上,我再次遇见了奎木。他坐在我的对面。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良久,憋出几个字,奎木,好久不见。

墨歌坐在我的右边,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她明白我在奎木的面前,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女孩,怀有童话故事般的梦想。

是的,好久不见,锦西。他说。顿了顿,继而问,你知道凉可现在怎么样了吗?

我说,不知道。

奎木说,锦西,凉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她得了胃癌,晚期,治不好。两年前我和她分手,她一个人回到上海后我才知道。你说我这人有多傻多愚蠢呢!

我笑了,不再追究奎木的话是真是假。我只知道,两年的故事早已尘埃落定,我喜欢着的男孩,仍然是面前的这个人。

尽管他不爱我。

本文作者:妖夜先森

一个喜欢写字的少年。

评论(0)
*评论只允许汉字和全角中文标点符号。 ? ! ,等
相关标签

推荐相关
相关图片
图集标签

标签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关注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