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高三

首页 / 美文 | 2017-05-27 07:05:45 点击:4

     

 

文/根号3

图/来自网络

 

     

夏天的闷热总让人忍不住的烦躁,不知你是不是,反正我是。所以夏天我从不赖床,只因贪恋太阳还没散开前的凉爽。

 

     

你能想象遇见一只带着露珠的娇艳欲滴的玫瑰时的欣喜吗?我不能想象。只记得,那一片刻,我的每个毛孔都微微张开来,似乎听到了它含苞怒放时,一瓣瓣花萼恣意的舒张的声音。它的美不是在等待我,可我确定,我在等待它。

      

我带它来到了寝室,在室友惊诧继而错愕、复杂的眼神里,我轻轻地把它流着汁液的伤口包扎好。我把它养在了千辛万苦淘来的青花瓷杯里,我看到它在清水里绽放着娇艳的年华。

     “

吆,谁送的啊!”

      

我微微浅笑,何必回答。我知道自己是个普通的女孩,那种普通就是会很轻易的被淹没在熙熙攘攘的人群的感觉,就是即使我们已见面很多次,而你依然会认为是第一次见面的那种。不是我不曾奢望拥有惊鸿一瞥的容颜,姣好的身材,只是有些奢望就像一场荡气回肠的爱情一样,只可遇而不可求。

      

玫瑰盛开在清风里,更清晰地是,它也霸气地盛开在每个青春女子的心里,它的芬芳陶醉着女子的呼吸,它的花刺同时也刺伤着女子的心事。

      

很快,班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了一个其貌不扬的默默的女孩收到了一只火红的玫瑰。这应该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或者说是一件多么值得揣测的事。于是,刚开始的传言中,我拥有一个浪漫的男友,我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演遍了所有狗血电视剧里的桥段。后来,那个传言中的男友是我们班的某个男生,我们一直偷偷摸摸的交往,甚至偷偷摸摸地干了些龌龊的事情。但被人们广为流传的版本里,我只是个表面乖乖的坏女孩,有人甚至在酒吧里看到我跟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勾肩搭背,不知光临了多少次小巷道里的宾馆,也许还不止一次的躺在了昏暗的肮脏的手术台上……

     

一时间,我成了千面鬼魅,一会儿是还乖乖的坐在课堂里认真地记着笔记,瞬间就是下流被污染过、专门勾引人的妖精。

    

我像一个小丑,赤裸裸地站在本不应该属于我的舞台的中央,霓虹的光亮炫目地让我睁不开眼,我在一片光亮中赤身露体地爬行,寻找属于我的那个黑暗的角落。

     “

我知道你的花是从哪里来的!”

     

 很多人都睁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期待着面带轻蔑笑容的璐的下一句话。

     

38度的天气里,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我不知道她知道什么,但我知道她的每一句话都是挫伤我的缘由。我发挥了自己一贯的默默无闻的习惯,就当她们在讨论今年流行什么样式的衣服。我低着头,用手指来回的摆弄衬衫的衣角。可我还是止不住的颤抖,我怕自己那已经被剥蚀的小小的自尊,在这一刻,就像小时候阳送给我的水晶苹果一样碎落在地上,那么晶莹,那么发亮,却是那么地难以挽回。

      

我依稀听着自己的心跳,等待着命运的宣判。连黎走近我身畔都不曾察觉。

     

“你怎么这么害羞,什么都不说”他抓住我僵硬的手说。

       

“说啊,告诉他们,玫瑰是我送你的,这不是前几天我送你的礼物吗?”

       

“我不是说过只要你喜欢,我每天都送你的吗?”说完,他在众人的尖叫中吻了吻我还冰凉的脸颊,我感觉他的嘴唇也在微微地颤抖。

我在一个个错愕、失落或者嫉妒的眼神里,勉强自己笑了一下,生硬地抽动地肌肉,应该让脸看起来在抽搐。

     

我当然不会傻到去追黎的地步。他是我们班乃至整个系几乎所有女生的白马王子,高大,帅气,具备了几乎所有那个时候优秀男生的优点。

   

我曾在元旦的时候偷偷塞给他一张贺卡,感谢他在敏感的青春里最脆弱的时候像块盾牌一样站在我前方。

  

清水里的那朵玫瑰在喧嚣尽了它的美丽后,依然美丽的凋零了……

本文作者:根号3

但得你一心,白首不分离。

评论(0)
*评论只允许汉字和全角中文标点符号。 ? ! ,等
相关标签

推荐相关
相关图片
图集标签

标签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关注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