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見天

首页 / 美文 | 2017-05-20 07:05:17 点击:16

     

       時至六月,光景傷人。

       從二月春節到六月畢業季,一場場瓢潑的大雨像極了我滂沱的心事。從初期熱烈到如今無處可躲的狼狽,時間就像手指上已生根的傷疤,蓋棺論定卻又惹人沉痛。途徑了一場花事的盛放,卻始終沒有找到屬於我的季節。

       大四伊始,開始找工作,像隻無頭的蒼蠅,四處流離。從開始一次次的期待到現在一遍遍的失望,我從習慣熱切到複習蒼涼,中間一大段時光,如今想來,都像是面無血色的慘白、無助,無處可訴,只能就著一杯熱茶,仰頭吞下。

        害怕親朋好友的聚餐,害怕來自屬於家人的詢問,儘管說者無意,但陷在失落怪圈的我時刻敏感。三五不時的電話,本是溫情的問候,但在這迷路期間,像是一個定時的炸彈,我避之不及,只能冷眼看著自己,體無完膚。想起那天母親問我面試情況,電話里傳來父親的咆哮,聲聲的責備,我啞口無言。是的,我本來就是個愚笨的人,寡涼,不入世,長袖善舞、圓滑通世彷彿都離我光年之遠。我沒理由反駁這帶刺的話,事實是,我辜負了所有期待的目光。想對從前無所顧忌的自己說聲,對不起,成長的途中,我忘了帶上勇氣。

       一直以來,我希望自己是一棵樹,不必像百花那樣芳華,也不必參天茂盛卻自有生長姿態。向陽歸暖,風雨任來,我自寵辱不驚。無需你雪中送炭,也不必她錦上添花,葉落亦可歸根,養一方淨土。但彷彿這只是對自己美麗的謊言,因為這樣故我,只能孤芳自賞,無人問津。

       這段不長卻也不算短的光陰,我看著自己從城市的繁華奔走到另一個地方的塵垢,從安之若素到惶恐不安,接著是一場年華里的黯然神傷,我竭力隱藏,但卻依然深刻地出現在時代的鏡子里。除卻去年冬天的鬆懈,踏入新年歷程,自覺已是百般努力,卻依然音訊全無。面試之前,功夫做盡,努力讓自己符合要求,也在琢磨對方拒絕了我,也是幫不適合的我做出一個選擇。甚至曾詢問一個態度隨和的面試官,是否我不夠大方、不夠能言善辯,不夠舌燦蓮花,以至於以失敗告終。他說,還好,只是說話可以輕鬆點,應屆生經驗缺乏總有困頓之處,但也且安心。我知道我依然沒有機會,也知道他說話有所保留,但我仍然充滿感激,寒冷過後一陣微弱暖流,儘管不足以抵消刻骨之寒,但可以使眼睛微溫。

       時日漸過,晚睡卻逐漸早起,睡意彷彿被時間驚擾了的恐慌趕跑,天花板的涼白映照著我的手足無措,多想來一次嚎啕大哭,來安慰年華里驚慌失措的自己。猶記得那句話,不經歷過深夜痛苦的人,不足以談人生。也許很多人看來,這樣的失落只是微不足道,只是缺少些許機遇,但並不苦楚,人生有千百般狀況讓人無法言喻,譬如生離,譬如死別。但箇中滋味,只能自己意味。家裡與我沉積漸深,我與自己短兵相接,連自我解嘲都成了一場褻瀆。

       無人鼓勵我,我也三緘其口。拍畢業照的那天,同宿舍里的人振臂一呼,家人好友隆重登場,烈日生火,卻不足以遮擋她們的明媚。一場盛況,鮮花簇擁,密友相圍,從薄霧晨光到微醺落暮。我沒有向任何人提及拍畢業照的事,自然一場盛況也只有我一人觀賞助興。拍完集體照,與三兩班裡同學合照過後,便提著一袋告別逃離現場。我不是不合羣,只是很多年前我就在想,畢業的那天要自己來品味這四年的光陰,中間可能穿插著歡笑,也可能奔騰著眼淚,但這是屬於我的青春,而我是如何的痛哭流涕。當這天光景來臨,我果真與自己走到了一起,然而,並沒有想像中的痛哭流涕,只是出奇的冷靜,冷靜地看著自己畢業,冷靜地想著接近離校緊找工作的事,冷靜地放空。

       剩下的一小段大學時光,用找工作的殷勤和慌張來祭奠。如果世間所有煩憂,都可以化作一聲歎息,就此了事那該有多好。

       時至今日,無人愛我,但應自愛。窗外陽光盛大,像時日下的一場明火,灼熱,刺眼。我像是一幅持價待沽的水墨畫,不熱烈,不外放,被擺在烈日街頭,甚至吆喝全無,三兩路人駐足觀望卻終又離去。我只能等,別無他法。

       畢業流離,有人早早離身,有人深陷不能自拔。而我,像困在一場黑暗裡,始終未見天光。

本文作者:夏蟲不可語冰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评论(0)
*评论只允许汉字和全角中文标点符号。 ? ! ,等
相关标签

推荐相关
相关图片
图集标签

标签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关注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