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走在用来忘记的烟火时光里

首页 / 美文 | 2017-05-20 05:05:35 点击:27

1.


窗外下着大雨,可以听见下雨的声音。


苏柯坐在书房的电脑前奋笔疾书的敲打着键盘,杂志社的催稿就像夺命催魂散一样一样的,让她整个人都沉浸在文字编织的异度空间。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正在看报纸,那是她老公。金牛座的她从还是少女时候就无比向往着这样烟火的世俗生活。她可以光着脚,在自家的木地板上走向明朗的落地窗前欣赏早起的太阳和深邃的迷人夜色。一切就足够了!

写的有点累了,走出书房,看着眼前那个正在看报纸的男人喊了一声

“嘿”

"怎么了?"男人放下报纸托了托下滑的眼镜说,

“没什么”然后走回书房自己偷偷的哭了一会,心中万千感慨,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期盼的生活吗,是的!


八年了......


2.

八年前,她还是个小女孩,19岁。那时的她刚刚从广西来到厦门,中专学校为了提高就业率哄骗了一大批学生来到这座原本很陌生的城市,当然厦门无疑是一个美丽的城市,这点或多或少会让他们心甘情愿无需考虑工作的好坏就满怀憧憬带着年轻闯入这座岛屿之城。

火车站广场前,苏柯静静地站着,抬头仰望了下这片跟以往不一样的天空。

“嘿。上车啦”喊她的是本次负责带她们的厦门一日游的实习导游,叫安南。

大巴上,一个个稚嫩笑脸欢呼雀跃三三两两讨论着她们初见时的厦门,她在吱吱冉冉的夹缝中朝里走,坐在后排座位上,喃喃自语。大巴车发动,开始转向,她瞟了一眼车窗外上空的“厦门站”,然后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似乎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来到将要生活工作的城市。这时,传来话筒的声音......


“大家好,鉴于你们都是第一次来到厦门,公司决定给你们集体一个厦门一日游。”


“耶......”话音未落,还带着话筒的回响,底下早已欢声四起。


这种烂招在当年是很多工厂式企业贯用的洗脑第一招,特别是对于受众群体全是刚出校门的祖国花朵,不摧残好像都不忍心。进工厂大门前先给你点轻松愉快的前奏,在你还处于热血澎湃的时候再给你一把热情的火,让你在充满假象人文关怀中毫不顾忌签下卖身契,把自己给卖了同时还自我感觉良好!殊不知等待她们的是暗无天日流水线作业。


"我是你们本次一日游的导游,我叫安南;你们刚刚到厦门有什么感觉?”


“美......”


“那么我来教大家一句闽南语吧,美,怎么说“shui ”第四声,其实就是睡觉的睡,你们可以联想一下睡美人......”


苏柯顿时觉得眼前这个人,整个就是一傻逼,于是带上耳机,任凭口水唾沫横飞。其实,她对于厦门的第一感觉就是,像家一样!

车子开到了第一码头,对于没到过厦门的人们来说,鼓浪屿无疑是第一选择。可是苏柯站在码头望着对面的小岛却没有跟着大部队上船。一个人在环岛路边上看着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和海浪拍打在岸上溅开的水花,与至于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虽在厦门生活了几年,始终没去过鼓浪屿。

安南走了过来,坐在她的旁边,没有说话,完全不像是在大巴上三流导游的样子。气氛有些尴尬,似乎风都静止了,最后南安还是忍不住先开口。


你为什么不跟着大家去玩啊?

苏柯没理他

在想什么呢?

苏柯还是没理他


他索性闭嘴了,扭头看了看前方,平行了两个人的视线,气氛才从尴尬中慢慢随着微风混入人来人往的噪杂环境中。


工厂的宿舍分配是八人一间的高低床,上下铺,没有空调!苏柯是上铺,靠近天花顶上那个摇摇欲坠的破旧电风扇。推开宿舍的小木门,由里而外的各种夹杂声倾泻开来,仿佛走进了第三世界的难民营,有人穿着短裤在阳台上,有人瘫在床铺上操着一口的闽南语,但是更多的是地上凌乱的款泉水瓶和早已臭硬掉的袖套。

一个钟头之后,苏柯汗流浃背,宿舍干净如家。

正准备躺下来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的时候,厂区广播传来一阵铃响跟上学时那种差不多,舍友告诉她这是紧急集合。之后她被分配到了某条流水线的某个环节上作业,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就是在打扫宿舍的汗流浃背和流水线上的暗无天日以及军事化管理的随时紧急集合中度过的,日子的每一天似乎都不是属于自己的。这对于原本充满幻想的年轻苏柯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她想要挣脱,却毫无出口。


这样的日子无花无果的过完了一个春秋。


又有新的一批像她们一样的学生被带到工厂来,在这群天真的笑脸里她看到了自己往日无邪的笑容,若隐若现的在告诉自己,要离开这里。从大巴上下来一个不算熟悉但好像在哪见过的身影,没错是安南。“骗子”心里暗暗的骂着,很是不爽。

安南看到了操场边二楼走廊阳台上的苏柯,拼命的挥手。苏柯还是没理他。场景中他拼命的挥手,画面没有声音,然后她转身进了宿舍,留下他弯曲的五根手指从空中滑落。


苏柯其实不是一个冷女子,相反很是活泼的,至少在很多人面前是这样的,可不知道为何对于安南却如此的厌恶,大概是因为他给她的第一印象是三流导游的缘故吧。

3.

休息天,下着雨。苏柯习惯在雨天出门行走,她喜欢把头顶着雨伞内侧紧贴着,任凭雨点拍打在雨伞的乱节奏传到头皮,这样能真切感受雨的重量又不会弄湿自己,雨点落到雨伞时炸开成雨滴滑落到脚下时,便是她思考的整个过程。


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走在街上,欢快的步伐,看看东,瞧瞧西......


路过一家叫做“明日清晨”的琴行,清脆的吉他声配上跃动的手鼓声穿过层层雨声流入苏柯的耳中,不禁自觉的走了过去,透过玻璃窗,看到了一个帅气的背影。安南坐在一张酒吧椅上低头弹着吉他,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走了进来。


“安南?怎么是你!”这是苏柯第一次开口叫他。


他抬头,四目相对,5秒过后露出了好看的微笑。


“弹的真好听”


琴声再次响起,大概弹了五六七八首歌,似乎慢慢地冲淡了在苏柯心中三流导游的形象。

除了表情他们没有过多的交流,直到苏柯起身要走的时候,安南才说了句,HEY 你叫什么名字?

苏柯。

安南,实际是这家叫做“明日清晨”琴行的老板,他之所以每年都会带着一批学生到工厂,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工厂是他们家的。


4.

工厂发生跳楼事件后没多久苏柯离开了工厂,从岛外搬到了厦门岛内,在一家帮助中国电信做营销的公司上班,之后的五年里,从营销员一路干到公司营销总监,跟安南的关系也是逐渐变好,只是一直没有严格意义上在一起,只是她认为他们在一起了,加上在朋友的说笑中她就更加确认自己的想法了!

她26岁那年,安南生日那天,苏柯早早下班推掉所有的应酬,精心挑选了一条好看的领带,在自己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开了一瓶之前安南拿过来的红酒,听说是法国空运来的,还有两根蜡烛,穿的美美的,像以往每年那样等待安南的到来!


晚上九点,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晚上十一点,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零点,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蜡烛已经快燃到烛台,菜已重新热来了三次,红酒已醒过了头。苏柯一直盯着门的那边和手机屏幕。


凌晨三点,铃声响起。


“你在哪里?”


“苏柯,我刚刚下飞机,已经到美国了。”


“你忘了,今天是你生日,我在家里等你吗?”


“对不起,我知道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一个月前就已经定了到美国念音乐的事情了”


“我等你回来”


“我有喜欢的人了,她就在波斯顿”


“那我们算什么?”


“对不起,我......”


没等安南说完,在按下结束通话后,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她没有想到这一次跟往常不一样,她没想到安南会没有出现,她没想到自己一直以来认定的事情只不过是一厢情愿,她更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等待的求婚居然只是自己的美好设想,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可以这么蠢。

蜡烛已燃尽,红酒的酒精似乎都在那一刻蒸发殆尽,自己多年来构筑的城堡瞬间轰然倒塌,她的心凉到了谷底,眼泪哭花了妆容。


5.

之后的日子,她还是往常一样的过,只是没了安南,没了安南给她带来的每天都不一样的别样日子。两年后的又一个大雨的日子,那天正好是愚人节,她在应酬的时候喝的大醉,跌跌撞撞到自家楼下时撞到了一个男人,包里的东西乱糟糟的散落一地,漏检了随身携带的生活记事本,记录着自己心情的文字,与工作无关的一个小本子。


嘿,你的本子


厄...厄...乌!


苏柯转过头来吐了人全身都是,然后不省人事,无奈男人只好把她扶到自己家去。

第二天醒来后,苏柯走出陌生的房间,看着餐桌上两份火腿煎蛋三明治和两杯牛奶,冲着眼前的男人说了声:


嘿,我怎么会在这。


世界下起瓢泼大雨,我刚好从你身边经过。


昨天可是愚人节,你没骗我吧?


当然!没有!


然后他们一起吃了早餐,这个男人便是她现在的老公,某杂志执行主编。


有天,也会老去,那些看似不食人间烟火的日子,终究是梦境旖旎,就这样在一起,过着烟火般的世俗生活,一盏寻常的灯火,一个俗人的生活,一份简单的爱情,一个真心的呵护,幸福不过如此。

本文作者:弎拾弎度

赤脚走在遗忘的烟火时光里——新浪微博:弎拾弎度

评论(0)
*评论只允许汉字和全角中文标点符号。 ? ! ,等
相关标签

时光烟火

推荐相关
相关图片
图集标签

时光烟火

标签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关注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