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相逢

首页 / 美文 | 2017-05-20 02:05:14 点击:17

(一)

        她在客厅与书房间来来回回了好多次,虽然已经入夜很久,墙上的挂钟指向11点,但她忙碌的脚步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加快了节奏。

        嘈杂的动静让书房里的男人皱起了眉头,忍耐了许久终于憋不住了,“你总在这儿走来走去的干什么!旅行的东西前几天不是都收拾好了么!”男人的口气很不悦,一边说着一边大力地把手中的书合上,二话不说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向浴室走去。

      “好了好了,我不弄了。”女人急忙对着男人的背影讨饶,竟是满满的妥协。直到男人关上了浴室的门,她才颓然坐倒在沙发上,闭上了眼。

        她叫李鸢,一个普普通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走在奔三的路上,她已不再多想,只希望安安稳稳地,和这个同居的男人结婚、生子、过日子。

 

(二)

        嘈杂的酒吧她已看得太多,早就麻木了。从北京的繁华喧嚣到凤凰的小家碧玉,从一线城市的快节奏里抽身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看着腕表上显示的17点30分,她懒洋洋地从床上坐起来,随手套了件黑色T恤就起床了。

        酒吧驻唱这份工作给予了她闲适的生活,不用每天早上挣扎着痛苦起床,不用每天绷紧神经想着来自工作的压力,事实上,她只要开了嗓子唱唱歌就好,做自己喜欢的事,她从来不觉得累。

        从浴室里出来,她顶着湿漉的头发站在窗台边,看着逐渐陷入暮色中的丽江,夕阳打到左手边,落在旁边的架子鼓上。这才是她最钟爱的,却再也没有碰过。

        她叫阿漠,一个丽江古镇酒吧的驻唱歌手,走在生存的路上,她已不再坚持,只希望平平淡淡地,做自己喜欢的事,爱自己喜欢的人。

 

(三)

        男人拖着行李箱从机场里走出来,又不免抱怨,“说了让你少带点,回去的时候还要买很多东西。”说完快步往前走,招呼着路边的的士。

        李鸢跟在身后,她没有生气,她不能生气,确切地说,是她不会生气。她就像一块海绵,中间有很大的空隙和容量,只要自己能承受,可以任人挤压。

        这场丽江之行是男人承诺给她的,经历了一个春夏秋冬,终于得以实现。似乎回去之后,就得开始筹备婚礼,她终于在30以前把自己嫁出去了。她希望这场旅行是美满的,可以充满甜甜的回忆,这样,在婚后,当两个人吵架的时候,她可以用这些回忆来说服自己多一些忍让。

        入住客栈后,他们换上轻便的休闲装就出门了。大暑假的丽江不仅人多,阳光也强烈,李鸢从背包里拿出遮阳伞,刚撑起来,男人就轻巧地夺了过去,替李鸢撑着。男人一直都是如此细心,话可以不多,但事情从不少做,这大概也是李鸢爱他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边走边逛边拍照,李鸢笑容灿烂,幸福荡漾在她脸上的每一处细节。她喜爱拿着相机自由旅行的感觉,镜头锁住的精彩可以留藏一辈子,不像生命中的浮游,说不见就再也见不到了。

 

(四)

        阿漠从书店走出来,手里拿着两本张嘉佳的书。她是最近刷微博的时候无意中遇见张嘉佳的“睡前故事”,很喜欢,就着迷了。来到凤凰的阿漠一度认为自己已经死了,至少心里已经空了。

        她不会为周遭的争吵皱眉,不会为感动心颤,而遇见张嘉佳文字的那个夜晚,她真实地触摸到了自己的眼泪。它们顺着脸颊滑落,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离开北京2年,发生了什么,失去了什么,还惦念着什么,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坚强,有时候只是阻隔漭漭洪水的一张纸,一桶就破,然后被冲得体无完肤。

        阿漠拿着书,一边走,嘴里一边哼着无法辨别的调子,手里的“张嘉佳”就像有魔力一样,撑起她内心一片小小的幸福。

 

(五)

        李鸢和阿漠再遇见,是在阿漠驻唱的酒吧里。

        阿漠刚刚看完一个故事,合上书,满足地走上舞台。同时,台下的李鸢,咬着果汁的吸管,翻看相机里的照片。直到舞台上阿漠的声音响起,李鸢的心脏突然狠狠地撞击了一声,慌乱间,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却顾不上疼痛,她顺着灯光看向舞台。舞台上,阿漠微眯着眼,身体跟着音乐的节奏轻轻摇摆,一如既往的重金属装扮,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她不打鼓了,她双手握着话筒低吟浅唱。

        李鸢的眼睛早就泛酸了,这个叫阿漠的女人,突然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时隔2年,她终于又见到了。李鸢忍不住站起身,跑到了舞台正中间的位置。她满心的欢喜,满脸的笑容,任泪水滑落也不擦拭。

        抬头看到李鸢的阿漠也惊呆了,但很快转变成了嘴角的一抹笑容,她抬起手,对准李鸢比了个开枪的手势,依旧那么帅气,那么洒脱,只是那枚闪亮如星辰的戒指不见了。

        等到阿漠收场,已经是凌晨的2点多,李鸢喝了多少杯果汁已经数不清了,身边的男人累得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从工作室出来的阿漠径直向李鸢走去,刚走近,阿漠就一把把李鸢抱进了怀里。突然而来的响动把男人吓了一跳,惊醒地坐了起来。

      “过得好吗?”阿漠的声音轻轻地飘在李鸢耳畔,却没有得到回应,此刻的李鸢早已哭成了泪人,在阿漠的怀里颤动着双肩,说不出话来。

 

(六)

      “鸢子,不错嘛,都要结婚啦!”阿漠伸过啤酒瓶轻轻地碰了一下李鸢的,然后大口地喝。她们坐在凤凰水边,随意的一个地方,喝着瓶装啤酒,鸢子平时不怎么能喝,却也因着兴致陪阿漠一起喝,这让男人皱起了眉。

      “嘿,帅哥,要不要一起喝?”说着,阿漠递给男人一瓶啤酒。男人礼貌地摆手拒绝,眼底却藏着鄙夷与不屑,这自然没有逃过阿漠的眼睛。因为,她也不喜欢眼前的男人,没有理由,就是很不喜欢。

        阿漠故意转过身,嘴角含着笑,又带着半分严肃地说,“帅哥,你既然不喝酒,就先回去呗,我和鸢子好些年没见了,大把话要说。”

        男人惊讶地看着阿漠,“到底谁是他男朋友”这句话盘旋了半天还是吞进了肚子里,但他觉得自己还是该说些什么,正要开口,却是李鸢抢先了,“对啊,要不你先回去休息吧,今天玩了一天肯定累坏了。”

        男人的惊讶已经转变为了愤怒,用力看了眼李鸢,又瞪了瞪阿漠,转身就走。李鸢有些不明所以,而阿漠却没心没肺得笑起来,越笑越大声,仿佛巴不得所有的笑声都传到男人的耳朵里去。

        李鸢看着阿漠,2年前的感觉突然都回来了,没来由的,她也跟着笑起来,越笑越大声。

 

(七)

        酒过半旬,两个人都醉眼迷离。李鸢靠在阿漠的身上,看着远处泛着点点灯光的水波,轻轻地问,“当年为什么要走?”

      “呵,不是说了吗,没有工作就租不起那么贵的房子了。北京太大,人太多,累了。”阿漠闭着眼睛,脸颊抵在鸢子的头顶上,两个人就这么依偎着。

      “那….你怎么不打鼓了?”李鸢继续问。

      “傻丫头,乐队是一个team,没有了其他成员,我一个人打鼓,谁要听啊。”阿漠说得很轻松,但眼皮却在不自然地跳动。

      “他们都去哪儿了?”

        李鸢的这个问题让阿漠沉默了,他们去了哪儿?她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他们也都相继离开了北京,曾经一腔热血,激情满满,为了梦想。直到被现实撞击得体无完肤后,才真正地认识了现实的残酷,谁管你付出多少,努力多少,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梦想,不过是一项营销策略罢了。

        李鸢轻轻推了推阿漠,问她,“怎么了?”

     “没事儿。”阿漠笑笑,抬头望着天,她可不会允许自己在鸢子面前哭。“鸢子,这两年……过得好吗?”

        李鸢思考着,她想说,不好,一点都不好,你离开之后我就像疯了一样,每天都幻想你会突然出现。我想去找你,却一点方向也没有。但李鸢看了看眼前的阿漠,她真实地坐在自己身边,不会再消失了。所以勾了下嘴角说,“当然好咯,你看,我都要结婚了。”

      “对喔,你一直都是个让人放心的姑娘,哈哈,这个问题真傻。”阿漠尴尬地撇撇嘴,又开了一瓶酒。李鸢慌忙阻止,说,“你已经喝很多了,别喝了,聊聊天吧,你这2年….怎么样?”

        阿漠不听劝,拿起啤酒就大口喝,喝完大喊一声:爽!然后才静静地说,“我过得不好,从北京离开的时候我一无所有,还时常特别地想你,有几次我差点就买了回北京的车票。只是一个月之后,就没有这个想法了,因为…….因为我已经没有足够的钱买车票了。你知道,刚到一个新地方的时候特花钱。到了不得不要找工作的时候,就跑到酒吧驻唱了。我就跟死了一样,随便混着日子,没想到一晃就2年了。”阿漠就是这样真实的一个人,直来直往,有什么说什么。

        李鸢听得认真,却只剩沉默,原来,她过得不好。

 

(八)

      “鸢子,别走了,留下来吧。”

        天边的佛晓晨曦渐渐染上凤凰古镇,就在李鸢和阿漠同时望着远处的朝阳,各有所思时,阿漠说出了这句话。她知道,鸢子是不可能留下来的,但她就想试试,心里藏着侥幸。

        李鸢听了没好气地笑,点着阿漠的脑袋说,“你呀,是宿醉未醒吧!当年一声不吭就人去楼空,失去我就是对你的惩罚!”说完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差不多得回客栈了,在外面呆了一晚上,他该着急了。”

      “嗯,我送你。”

        两个人并肩回到客栈,眼前的场景却让她们都惊呆了。房间里的行李少了,桌上一个小方盒压着一封信,男人……似乎是走了。

        李鸢急切地展开信,一边看眼角一边流水似的流着泪,身体沿着墙慢慢滑到地上,最后双手抱膝,蜷成了一团。

        阿漠看着这番场景,她无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还突然想到,2年前,当自己留下一张纸条离开她身边的时候,她是不是也是像现在这样伤心难过的?

        阿漠走到鸢子身边,将她整个人抱住,感受着她哭泣时的颤动,好像自己的心也跟着颤动一样。然后说,“鸢子哭吧,哭完就没事了,还有我呢,这次……我再也不会从你身边消失了。”好像真是得到了允许一样,鸢子哭得更厉害了,用哭天抢地来形容,一点儿也不夸张。

        这小妮子还真能哭,直到外面的天都黑了,李鸢的哭声才减弱,最终变成抽泣。她侧头一看,发现阿漠已经睡着了。她用力推了一把阿漠,委屈地说,“我都哭成这样了,你居然还睡得着!”

        阿漠惊醒,自顾自地说,“哭完啦?那走吧,饿了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阿漠,你!”李鸢正要爆发,却转而笑了出来,“你还真是一点儿没变,没心没肺没脑没……”李鸢想要骂个痛快,却没了词儿。

      “多大点儿事儿啊,哭出来就好了。而且那男的……够孬的,走了也好,一会儿我就给你介绍优质汉子,走走走。”阿漠说着就要帮鸢子收拾行李,在阿漠的眼里,永远不会有天大的事。

        李鸢苦涩地笑笑,“这回我真的要留下了。”



后记:这篇文章只是为了给阿漠和李鸢一个结局,分离2年,希望她们拥有一个完满的结果。

本文作者:小天sunny

个人喜马拉雅主页http://www.ximalaya.com/#/1539176/profile 节目更新更快。

评论(0)
*评论只允许汉字和全角中文标点符号。 ? ! ,等
相关标签

推荐相关
相关图片
图集标签

标签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关注用户